<menu id="4yueq"><strong id="4yueq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4yueq"><tt id="4yueq"></tt></menu>
    <menu id="4yueq"><menu id="4yueq"></menu></menu>
    <xmp id="4yueq">
    您當前的位置 : 中國甘肅網 >> 甘肅省情 >> 歷史

    張大千在天水盤桓僅二十天,便為友朋留下十四幅畫作

    22-04-25 16:00 來源:新天水 編輯:馬瑞芝

      原標題:【人文】張大千過天水(下)

      □ 高小我專欄

      1941年至1943年,張大千率弟子、蕃僧十數人遠赴敦煌臨摹壁畫,歷時兩年零七個月,在現代藝術史上留下輝煌一頁。

      1943年10月初,張大千一行攜帶臨摹的敦煌石窟壁畫,從蘭州啟程,乘二輛大卡車返川,途經天水逗留。這是張大千唯一一次到天水。

    張大千在天水盤桓僅二十天,便為友朋留下十四幅畫作

      張大千在天水期間,據有記錄者,共為友朋故老作畫十四幅。分述如下:

      第一幅,還馮國瑞畫債,作《西山感舊圖》一幅。

      馮晨記述:

      現在想來,一九四三年張大千小住天水為瑞公作《西山感舊圖》各有題記于上,正是我兒時對這幅青綠山水的記憶?!段魃礁信f圖》可謂是瑞公與大千先生篤友情誼之結晶,是大千先生的得意之作,是作品中之極品。一九六一年,侄馮念曾帶《西山感舊圖》赴蘭。瑞公為《西山感舊圖》題跋,作了念奴嬌詞,追憶與大千在北京的西山之游、蜀中往還。時值六一年,當是瑞公病情加重,情緒低落之時,念奴嬌詞中凄涼悲傷溢于字里行間。

      何曉峰記述這幅畫作于北京,他說,此畫“為青綠設色,兼用張僧繇沒骨法,系抗日戰爭前曾與馮同住北京西山時為馮所繪,上有馮題字及大千先生所賦《浣溪沙》一闋,確為珍品”。這是何曉峰先生誤記,馮晨先生的記述是真實可采的,此畫應為張大千過天水所作第一幅畫。

      張大千在馮宅作《西山感舊圖》后,于畫首題曰:

      潦倒心情百事慵,微霜驚夢思惺忪。秋魔巖認舊支筇。

      濃淡山分眉角翠,淺深葉染酒邊紅??∮慰H總秋風。

      調寄《浣溪沙》。時間是癸未(1943年)九月。

      周貞吉先生說:“馮國瑞歸故里,深感未晤大千而惋惜,觀畫淚下,即將畫精工裝裱,懸掛客廳,日日觀看誦讀。那時筆者年輕,也常去觀看,至今青山紅葉深印腦際。”1961年,馮國瑞在蘭州貧病交加,體衰無力,其孫馮念曾去蘭州探望,攜帶《西山感舊圖》安慰鼓勵祖父,馮國瑞見圖,“老淚縱橫沿須流,濕滿襟,感慨萬千念故人”,揮淚作《念奴嬌 題張大千西山感舊圖》:

      京西夾道,憶連天,水木高歌明瑟。待得霜楓初艷,著屐偕來拾階。煮熟頑云,噴懸罅瀑,幾度西郊客。溫泉廳畔,思量怎覓蹤跡。

      一任南北疏狂,垂垂老矣。六十頭空白。不落風前留破帽,九日旁無計策。人隔天涯,畫行舊夢,看際翠堪摘。髹今何處,紀年徒感余惻。

      且注:

      余與張髹同歲生。此圖作在癸未,距今且十有八年。今歲在辛丑,余亦虛度六十年矣。孫念曾揀此圖,寄以悅余,益復增感!憶自已丑至北京西山之游,四十年來,不勝屈指以計。閱人閱世,不勝述記,亦不足述記。丙子冬,盤桓溫泉,卜居紅葉山莊,《絳華樓》尚存其詩,此事略可記,然亦不足記也。茲圖之所感者,靡非無聊舊事,其中實有跡象者,無逾次圖中之人。因略述及張髹。辛丑七月二十一日,仲翔馮國瑞記。

      接著放聲大哭:“髹今何處?髹今何處?”

      此畫仍存馮宅。周貞吉記,《西山感舊圖》歷經磨難,幸得保存至今,飽含著馮國瑞先生和張大千先生的深情厚誼。

      第二幅,應麥積山瑞應寺的寺僧普凈之請,為繪觀音像一尊,現仍保存于麥積山石窟藝術研究所。

      款識:

      癸未十月寫留麥積山中瑞應寺,蜀郡清信弟子張大千爰。

      后鈐白文印“張爰之印”、朱文印“大千”。是作藏于麥積山中七十余載,極少面世,世所知之者甚少,其印刷品此前僅見于市政協編印《天水文史資料》第一輯(1986年12月),且款識不完整,僅有“蜀郡清信弟子張大千爰”數字,之前“癸未十月寫留麥積山中瑞應寺”數字缺失,且畫作僅印半身,不知何故。

      觀音圖的繪制過程與藝術特點,何曉峰先生《張大千在天水片斷》一文有精到描述和品評,茲錄于下:

      旋應寺僧普凈之請,為繪觀音像一尊,貌娟秀而莊嚴,儼然唐代曲眉豐頰的風范,而衣紋流暢、簡括,在梁楷、吳偉之間,確為珍品。

      此大家眼界也。

      筆者曾在麥積山館親觀此畫,見下端多有油污,詢之知情者,言系多年懸于僧舍,燒火做飯所致,雖不無缺憾,但又多一層煙火氣和人間氣,恰兩廂相適。

      第三幅,為馮國瑛繪水墨山水一幅。

      馮晨先生記述,張大千在馮宅收馮安為弟子,送行酒、拜師宴之后,大千為馮國瑛特意畫了幅水墨山水作為留念。

      何曉峰先生描述如下:

      斷崖峭壁,古木盤結,一人登高佇望,近處坡石上,水草叢生。題詩云:“子久云林力未憚,漸師高潔勝憑殘。層臺便是嚴陵瀨,只覺塵埃誤釣竿。”款署“漸江石溪俱從子久得筆法,此略師漸江并拈小詩,以似恥齋道兄兩正,癸未十月朔麥積山坐雨,大千張爰”。

      這幅畫已散佚到社會上,不知所蹤。馮晨先生記述,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的一個春天,他去馮家大院看望大嫂周貞吉,大嫂講,大千先生為三叔恥齋公畫的水墨山水出現了,是在當時租賃馮家后院西廂房的徐家掛著。她一看見,就驚呼道:“這是我三爸的畫,怎么能在你手里?”因畫上題款是恥齋兄,徐不知道恥齋兄即指馮國瑛,只說:“畫是我從別人手里借來的,我得還給人家。”當晚畫從墻上取下,從此石沉海底,再也未能面世。過后,馮晨先生曾讓馮楊追討無果。

      第四幅,為李贊亭作畫一幅。

      大千考察完麥積山石窟,歸途宿炳興火柴公司甘泉元店村山廠,為李贊亭作畫一幅,何曉峰稱“系仿石濤筆法,為難得精品”。

      第五幅,為胡子瞻作風竹一幅,毀于“文革”中。

      第六幅,為李仲明作山水一幅,毀于“文革”中。李仲明系何人,待考。

      第七幅,為馮國琳作行吟圖一幅,毀于“文革”中。馮國琳系何人,待考。何曉峰先生是否將“馮國瑛”誤作“馮國琳”,與下文為馮國瑞作《蘇子行吟圖》是否為同一幅畫,亦不確。

      第八幅,為馮國瑞作《蘇子行吟圖》一幅。

      第九幅,為汪劍平作山水一幅。“以云林石濤加漸江的畫法,取景于汪氏花園,繪于貴州繭紙上,茅屋數椽,林木掩映,一人漫步于泉石林影間,亦屬精品,惜已流散于外地,不復能見了。”

      第十幅,為天水縣縣長張仰文作畫一幅。

    張大千 甲申(1944)年作 游麥積山 鏡片 設色紙本(局部)

      張大千 甲申(1944)年作 游麥積山 鏡片 設色紙本(局部)

      第十一幅,為胡宗珪作《柳蟬圖》一幅。胡宗珪當時尚在天水中學(即今天水一中)求學,年齡十二三歲,見大人紛紛求畫,他也持一小幅宣紙求大千先生畫,先生隨即作《柳蟬圖》一幅相贈,并題上款“宗珪學兄存念”。胡宗珪后為秦城區(今秦州區)醫院中醫大夫。

      第十二幅,為馬永惕繪《松石圖》一幅。天水青年詩人馬永惕,贈大千先生一首詩求畫,詩云:“髯翁絕技藝壇伯,海內寶之如拱璧。初聞脂車過秦隴,坐令遐邇歡如雷。我有宣城一尺紙,愿借煙云生腕底。相期倘肯賜文章,坐見茅屋飛清光。”先生讀詩后極高興,欣然命筆為其繪畫《松石圖》一幅。

      第十三幅,為汝維新作畫一幅。大千先生對待持紙求畫的小童子,也是一視同仁,不收他們的分文潤格,還贈畫題款以資鼓勵。如小童子汝維新來求一畫,大千便立即揮毫賜贈予了一幅國畫。

      第十四幅,為張拱辰(一說張筱辰)作畫一幅。王耀先生撰文說,大千在天水期間,“秦州北門張氏”張拱辰專為大千演奏了一首家傳古琴曲《金門待詔》雅助游憩,大千先生聽后十分高興,便為之繪贈了一幅國畫,這幅國畫至今珍藏在北門張氏家中。

      除此之外,何曉峰先生說張大千“此外還為他人作畫多幅”,馮晨也記“從山上歸來,大千又為天水鄉老作了不少小品,多為竹、蘭,數筆而已”。數量幾何,贈予何人,則漫不可考。

      另外,何曉峰先生記,二十世紀八十年代,四川省出版的《張大千畫集》中有一幅《蜀山圖》,上款署“仲翔”,“疑亦為馮國瑞所作者”。筆者閱遍張大千畫集,未見這幅《蜀山圖》,且存備考。

      張大千離開天水赴蜀后所作之畫,目前已知以天水為題材的共有四幅,限于篇幅,僅列其目:

      其一,《游麥積山》,1944年為劉梁年所作,2006年5月香港佳士得拍賣60萬港元。

      其二,《天水舊游圖》立軸,1944年為龍繩武所作。

      其三,《天水游麥積山圖》,1944年作,現身于北京保利2016春季拍賣會。

      其四,《天水紀游》立軸,甲申(1944年)夏“偶憶去年天水之游漫為圖此”,曾由袖海樓主人楊啟霖(1917-1998年)藏。

      大千先生在天水盤桓兼旬,秦州友朋設宴餞別后,即整裝南下成都。大千在秦時間雖短,然風范遺世,秦人至今懷念不置。

      參考資料:

      何曉峰《張大千在天水片斷》,載《天水文史資料》第一輯,市政協文史委1986年12月編印。

      馮晨《張大千的天水緣》,載《天水日報》2012年6月5日。

      周貞吉《我這一輩子》,2010年自印本。

    版權聲明:凡注有稿件來源為“中國甘肅網”的稿件,均為中國甘肅網版權稿件,轉載必須注明來源為“中國甘肅網”。

    西北角西北角
    中國甘肅網微信中國甘肅網微信
    中國甘肅網微博中國甘肅網微博
    微博甘肅微博甘肅
    學習強國學習強國
    今日頭條號今日頭條號
    分享到
    中国一级rapper,日本熟BBw超级大乳,麻豆文化传媒精品一区二区
    <menu id="4yueq"><strong id="4yueq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4yueq"><tt id="4yueq"></tt></menu>
    <menu id="4yueq"><menu id="4yueq"></menu></menu>
    <xmp id="4yueq">